10年两轮狂飙突进 光伏巨头为何走老路?

2018/2/5 9:13:34

读史使人明智,对于企业和行业而言亦是如此。时至年关,单晶龙头隆基股份3年扩产计划出炉,将人们的视线引向光伏行业。2017年,光伏行业一片火热,光伏企业纷纷你追我赶扩产能。

对于此轮企业产能扩张,光伏行业人士将原因指向了630抢装刺激及光伏巨头拼抢市场份额。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至今的光伏产能“大跃进”景象与2007年、2008年表面上看颇为相似,而10年前的无序扩张曾导致诸多光伏企业衰落,此次扩张与10年前有何变化?产能过剩历史又是否会重演引发行业深思。

产能“大跃进”

光伏企业正在进行一场产能扩张的较量。

近日,隆基股份发布了产能扩充战略3年规划,在2017年底硅片产能15GW的基础上,力争单晶硅片产能2018年底达到28GW,2020年底达到45GW。按照这份规划,仅今年产能增幅就高达87%。

而另一单晶硅巨头中环股份在2017年9月新增5.8GW的单晶硅产能规划,新增后中环股份按照规划到2019年年底的单晶硅产能将达到23GW,而据中环股份不愿具名高层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2019年的时间点是给项目留有余量,主要抢在2018年年底达到23GW的产能。

但从数字对比不难发现,隆基股份和中环股份在产能扩张上互不相让,而且都将今年作为产能扩张的关键年份。单晶硅扩产只掀开了光伏行业扩产的一角。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的国内新增光伏装机刷新了2016年34.53GW的历史最高纪录,国内市场新增53GW,同比增长53.6%,其中多晶硅、硅片以及电池片等产业链诸多产品的产量增幅均处于上升态势。

除了隆基股份与中环股份在单晶硅领域加码扩产外,多晶硅领域的扩产也毫不相让。其中,通威股份的大手笔十分惹眼。

记者梳理通威股份公告,其在2017年通过自建光伏项目和合建光伏项目两种方式共斥资341.4亿元加码光伏行业,超过其2016年208.84亿元的营收。在2016年和2017年,通威股份通过发债、资产重组、剥离资产等方式筹资近百亿。

而据公告,通威股份仅就包头和乐山两个10万吨多晶硅项目加之现有的2万吨产能,项目完成后通威股份多晶硅产能将超过保利协鑫位居全球首位。

实际上,除上述三家典型企业外,包括保利协鑫、天合光能、中来股份、阿特斯等诸多光伏企业也纷纷入局这一波光伏产业链扩张潮。

抢装刺激

这一波光伏企业产能扩张,与“630抢装”刺激息息相关。

2016年12月28日,国家发改委分资源区降低了2017年光伏电站的标杆上网电价,并表示今后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暂定每年调整一次。按照规定,2017年以前备案并纳入以前年份财政补贴规模管理的光伏发电项目、在2017年6月30日以前投运的,执行2016年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及补贴标准。

对于2017年与2016年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可以看出,2017年1月1日之后,一类至三类资源区新建光伏电站的标杆上网电价分别调整为每千瓦时0.65元、0.75元、0.85元,比2016年电价降幅分别为18.75%、14.77%、13.27%。

为了享受2016年更高的光伏上网电价,光伏企业们纷纷在6月30日前建成投运,630抢装潮卷土重来。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新增光伏发电装机24.4GW,超过上年同期22.5GW。

“这次扩张是看到2017年630价格刺激效应,再加上分布式、扶贫式光伏的民营企业爆发式投资,导致国内光伏快速增长,装备企业满负荷运转,甚至拉高价格出货都供不应求。”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信息部主任薛静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于此轮扩充产能,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下游应用端,国内每年新增装机占全球的50%以上,且装机投资成本、发电成本只有10年前的10%,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消纳国,这是与10年前两头在外(技术在外、市场在外)的情况完全不同。”

此外,有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光伏企业扩产也是扩大规模,以此来抢占更多的市场占有率。

来源:国际电力网